10第一个姘头() (第1/2页)

加入书签

西德手上的枪茧粗糙,磨得厄尔有些痛,痛觉来袭的同时,刺激感也达到顶点,很快厄尔就完全受不了了,西德重重地在他的龟头抹了一下,厄尔的腰腹在西德的左手里猛地抻直,然后颤抖着射在西德手里。

若不是西德握得牢固,oga肯定会软倒在地。

“好多……”西德呢喃道,问,“你老公没怎么碰你吗?”

厄尔只顾着喘气,像条泥鳅,挂在西德臂弯上,手感好得像绒羽,白得像云。

西德又亲了一下厄尔耳下,骂道:“不识货的东西。”

西德沿着厄尔的下颌一直亲,一直亲到嘴角,与此同时他的龟头抵在微张的穴口,似触又离。

“我要进去了,可以吗?”西德问,眼里却盯着厄尔发烫的腺体。

忽然,西德听见厄尔好像在说什么,于是他倾下身:“什么?”

“别咬。”厄尔低哑地说,“会疼。”

这一句,让本来心情非常愉悦的西德又想起那个让他非常不爽的事情——这个oga不属于他。

“操!”西德骂,然后掰开厄尔的腿,手掌覆在他的小腹上抬起屁股,把厄尔射出的液体抹在穴口上,一挺身,挤了个头进去。

西德舒爽地喟叹一声。

一瞬间,厄尔又大口吸了一口气,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好像这样就能缓解满胀的压力,西德一点一点地向里推进,特意拉长了这个过程,一看到腺体又来气,于是叼住了它。

厄尔本来闭眼在等待西德漫长的进入,然而腺体落入敌口顿时让他异常慌张。

“不……不……”厄尔侧回半个身子要推人,酸软的手臂却没什么力气,“不要咬!”

西德却不答,他知道会痛,也没打算咬,不过打算吓吓人。

眼见厄尔开始反抗,西德一面恶意地用牙齿研磨腺体,一面一鼓作气,见机完全插了进去。

顿时,厄尔推拒的手僵在半空,接着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两个人毫无间隙地锲在一起,因为身高关系,厄尔甚至是踮着脚,整个人都站不住,被撑得眼前发白。

西德在腺体上留下个浅浅的牙印,咬着厄尔的头发哑声说:“好湿。好软。”

厄尔还在大口大口地喘气,下身依靠西德的性器,上身软软地倚在墙上。

西德等厄尔的呼吸稍微规律些后便开始动作起来,大开大合,都是抽得只剩个头再大力地尽数插进去,他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诗词集 通往你心里的那条璐 六皇子的撒泼日记 主人—我还想再来一次【囚禁高H各种play】 贤妃失策(gl) MBTI狼人杀 当撞见自己的同人文后 满足各种xp 双性、轮奸、合集 长年心——旧事尘烟 人外合集(重口改造+体型差) 嘒星 引诱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神州猛男皆我奴 在被虐跟救赎中,我选择毁灭 黄粱一梦 枯木逢春 全息:半人马与绿茶人类男性(np+单性+短篇) 情感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