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人物(二) (第1/2页)

加入书签

——“杀人犯,惹不起,惹不起。”郭发今年二十六岁,是城东老郭家的儿子,县里的人几乎不记得他的大名,都叫他郭小八。说起郭小八,在十年前,那是个顶狠的角色——初中即辍学,摇身一变成了中原街一代的扛把子。作为太平之地最不太平的因子,聚众斗殴是他的家常菜,结果往往是所向披靡,常年一根台球杆傍身,如同孙悟空离不开金箍棒,后来越闹越大,终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当街将一个大人的脑壳硬生生削掉一半,那人受此劫难,却侥幸没死,头颅变成瓢状,余生只能在福利院苟延残喘。这就是当年轰动几大市县的中原街少年恶性伤人事件。十年逝水,却如百年过眼,出来以后,意气风发的郭发已经生了少年白。新世纪悄然而至,昔日前呼后拥的景象不复存在,曾经的道上兄弟全都走上正途,成了安分守法的老百姓,个个觉得他是洪水猛兽,避之不及。郭发记得很清楚,出狱那天的阳光有一种刺眼的陌生感,他窘迫地抚了抚自己象征改过自新的寸头,眯着眼打量外面的世界——师父和师母在监狱门外伫候着他,十年间,有人离开,有人犹在。“我妈呢?”“在家里等你。”师父杜建树的头发已经全白。阳光底下,他感到安心,师母叽叽喳喳地问候他,师父含着笑拍打他的胸口。“好小子,出来好好干吧!”“师母给你介绍对象!”那样惨烈血腥的过往,任何一个正常女人都不回选择和他恋爱成家。郭发早就死了这条心,十七岁那年映着橙子汽水般流淌的斜晖挥下手中斧子那一刻起,他就打算从此孤身一生了。在狱中,他没和任何人说过自己入狱的原因,尽管那是个挺英勇挺爷们儿的苦衷。眼前夕阳热烈,陌生的世界里,只有天边那轮太阳还有些眼熟,像橙子汽水。\\认识郭发的任务十万火急,不能再拖了。为什么说是任务?是命运交给齐玉露的,所以称为任务。可是,如何靠近一个丝毫不认识你的人,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自己的梦自己圆,齐玉露决定主动创造机会。周末,书局歇业一天,齐玉露跟着老板柳山亭到省城补一批货,这一批运的乃是高中的练习册,足有近千本,回程的路上,车子明显变得沉重。“老板,”齐玉露刚上完厕所,坐回副驾上,指了指后面,“冒黑烟了。”柳山亭吓坏了,他在应急车道处停车,排气管正突突地冒着黑烟,柳山亭掩面咳嗽,叉着腰看着前路:“这可怎么整?”齐玉露也没什么好主意:“再走一会儿就到人民公园那边,对面有修车厂吧,不远了。”全太平县总共有四个修车厂,离他们最近的就是郭发所在的盛源修车厂,柳山亭沉吟了一会儿,有些为难:“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拾秋 养娇夫之后(女尊) 我在八零追糙汉 【ftm】长批帅哥的屈辱埃艹日常 当飞升后进入无限流快穿世界 墨离水染 沉溺入渊 第一天当人家干妹妹H 我与故交打擂台 被亲弟弟内射九十九次 都怪师姐太妖娆了 戏默人生 被蛇妖X了 不努力就会成为女人的玩物?好耶! 可我只是想养只狗 帝尊祭 【剑三】卿亿(ABO/刀宗中心向) 项圈(gl,np) 美强短篇 兔子1假孕之后又假孕的无限套娃故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