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舞曲(一) (第1/1页)

加入书签

此后的初秋九月,齐玉露和郭发常常在城市的边缘游荡,荒郊野外、废弃工厂、桥洞隧道、生锈铁轨,无处不沾染两个人迤逦的鞋印,他们一前一后,说些漫无边际的话,像两个结伴的游魂——这是齐玉露的主意,郭发曾强烈表达再也不想当街(读该)溜子,可怎么也拗不过她,她坚持说幽会一定要远离喧嚣的市井,避人耳目,这样才有情调。情调,是她教给他的洋词儿,郭发觉得很是新奇,可始终一知半解:“情调,情调个屁,我还不知道你,在这儿耍流氓占我便宜就没人看见了。”“那你还不跑?”齐玉露在他身前三步开外,回过头来,眼底印着群山和他的身影。“我干啥跑,你能把我咋样?”郭发挠了挠头。“那你还废话,你又不少块肉。”齐玉露继续踉跄着走在土路上,背后扬起细密的尘烟。郭发感觉自己下身的那几两肉下意识跳动了两下,他像个卖身的,空长一张嘴,却没有话语权,遂懒得争辩,索性对她言听计从:“你往哪儿去啊?”不过其实一直以来,他们都从来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虽然齐玉露一直努力营造,几乎想要促成天时地利人和的高度协调,却总是在他的抗拒中不了了之,她难以摸清缘由,但总算是排除了生理的障碍,即阳痿:“你到底是为什么?”“不知道,别问,喂什么吃什么。”郭发总是含糊其辞,她眼中闪亮的星火,是他一直以来惧怕的,他害怕女人赤裸温暖的身体向自己张开,一旦在分神的空隙闭上眼睛,就是母亲的面容,如鬼魅,似梦魇,让他忍不住反胃作呕。齐玉露引用上下五千年的典故,辅以人文地理的知识,勉力告诉他,那是极乐,是顶点之愉,可始终不能将他说服。“得了吧,说不干就不干。”在他心里,那是未知的深渊,在过了某个节点之后,就会变成比鞭笞还痛苦的酷刑。“我等你,到你想的那一天,不过不要拖太久,我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她谨小慎微,始终保持着分寸,捕捉他细小的情绪,但还保存一份大胆,没有舍弃长久以来的动手动脚,开始喜欢在暗处的角落里,突然把手伸向他的裤裆,直到眼睁睁看着郭发痛喘着渐渐双腿无力,在她掌控中猛烈地she精。

她喜欢看他坐在地上失焦的眼神,喜欢他高潮后懊丧又忧郁的眼睛,长睫低垂着,仿佛坠满晨露,毛茸茸、湿漉漉的,像一只疲惫的大狗。“不要总是在外面弄我,算我求你,祖宗。”郭发按捺住羞怯和尴尬,忍受着裤裆里的黏腻,步履维艰地走在初秋落叶的小径上,低沉的尾音湮没在嘎吱嘎吱的脆响中。在他高大的身后,是一片更为高大的、橙色褪去的赫鲁晓夫式楼房。那一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我在八零追糙汉 【ftm】长批帅哥的屈辱埃艹日常 当飞升后进入无限流快穿世界 墨离水染 沉溺入渊 第一天当人家干妹妹H 我与故交打擂台 被亲弟弟内射九十九次 都怪师姐太妖娆了 戏默人生 被蛇妖X了 不努力就会成为女人的玩物?好耶! 可我只是想养只狗 帝尊祭 【剑三】卿亿(ABO/刀宗中心向) 项圈(gl,np) 美强短篇 兔子1假孕之后又假孕的无限套娃故事(不是) 缺少男人的世界 万人嫌他清醒微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