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春梦(四) (第1/2页)

加入书签

病房里,余祖芬处在昏迷之中,郭发呆坐着,想要抽烟又塞回去,齐玉露站在他身后扶着他的肩,安慰地拧上一把。“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肯定让他不得好死。”郭发忽然来了一句。阳光在余祖芬苍白艳丽的脸上攀爬,齐玉露笑道:“郭发,你的嘴吧和眼睛很像你妈妈呀。”郭发软下来,沉默不语,昏迷之中的她没有攻击性,呼吸平稳,猫一般的唇缓缓翕动,只有慈爱和残破的美丽,他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希望她就这样活着,最好永远不要苏醒,他将获得一个温柔的母亲。郭发觉得空气窒闷,便到住院部的花园里踱步,铅灰色的晨空低垂如逼到头顶,身后,则有齐玉露跟随:“在想什么?”“啥也没想,你不上班吗?齐玉露。”“刚才打电话,崔海潮可以替我一天。”她轻巧地回答。她记着他的号码?郭发愀然变色,不发问,在手里兀自捻灭烟头,习惯性的钝痛里掺杂了一点尖锐,仿佛来自心头。郭发呼了口气,胃里荡着浊气:“你留下陪我干什么?”“不是你要我陪你的吗?”“梦话你也信。”齐玉露沉默了一会儿:“我说的那些童话,你也信了吧。”郭发冷下来:“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因为我看书。”“不是,关于我,我感觉你老是在研究我,”郭发又记起来她是个行骗的高手,“我有什么你是不知道的?”“你去哪儿?”齐玉露看出他反常,虎口里不断地飞出烟沫儿,不看自己,一个劲儿地往院外走,“你去哪儿呀?”“回家给我妈拿点换洗衣服。”\\郭发在余祖芬的房间里翻找,在一众花花绿绿的衣服里,勉强找到几年日常宽松的款式。齐玉露就在房间里逡巡,问些有的没的,通常都是些没头没脑的话。比起和齐玉露接吻做爱,郭发更喜欢听她说话。“有时候早上起来,做了个美梦,阳光温柔,看什么都顺眼,我觉得我能原谅一切,到了晚上耗尽了一切力量,我就又开始愤世嫉俗,恨不能杀光所有人,你呢,有这种感觉吗?”齐玉露走近客厅的木质沙发,瘫在陈旧起球的坐垫上,手里摆弄着摇摇欲坠的流苏穗子。“没有,我是想杀死我自己,”郭发瓮声瓮气地答,将余祖芬的外套卷起来,规整地放在格子手提袋里,他出狱的时候,就拎着这个彩色的包裹。齐玉露无声地靠近他,从背后猛地把这个庞大的人给抱住,怀里呆木的家伙惊慌地抖了一下,心脏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泵,出奇躁动,待他安静下来,她伸出舌尖,舔他的后颈,遍布淡淡的绒毛,上面滚着细密的汗珠,更有几个零散的痣,这里是容易晒黑的皮肤,有些咸,有些苦,像是撒了一层粗盐:“我饿啦。”郭发几不可闻地闷哼,喉咙缓缓嗫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拾秋 养娇夫之后(女尊) 我在八零追糙汉 【ftm】长批帅哥的屈辱埃艹日常 当飞升后进入无限流快穿世界 墨离水染 沉溺入渊 第一天当人家干妹妹H 我与故交打擂台 被亲弟弟内射九十九次 都怪师姐太妖娆了 戏默人生 被蛇妖X了 不努力就会成为女人的玩物?好耶! 可我只是想养只狗 帝尊祭 【剑三】卿亿(ABO/刀宗中心向) 项圈(gl,np) 美强短篇 兔子1假孕之后又假孕的无限套娃故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