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落体(二) (第1/2页)

加入书签

2000年12月15日大雪我披着厚重的棉袄走在街上,脚底板像是灌了钳,每行一步,都是一个深深的雪坑。满世界的通缉悬赏像巨大的雪片,纷纷纭纭,那张名为孟虎的面庞飘落在地上,被疾驰而过的四轮车倾轧,被污脏的脚印碾碎,褶皱的五官扭曲了,像是个陌生人。兜里的灰色翻盖手机电量满满,却始终保持喑哑。郊外的白桦林已经被封锁,小武,你会在哪里?我拼命地寻找你的踪迹,只想听你亲口证明自己的清白。除了郭发,那几具尸体怎么可能是你的杰作?!我无法将那个耸人听闻的连环杀手与天真无邪的你联系起来,就像我无法将那个害人无数的衣冠禽兽和温柔儒雅的潘崇明联系起来。上帝,求你告诉我,这人间,究竟有什么人值得全然的信任与爱?郭发吗?可我何颜以对?我当然可以赌,但已经没有时间了。我无法忘记我和小武往昔快乐的岁月,那些关于火车与远方的誓言,可心底残存的信任那么飘忽,殆尽在即,像是暖春里站不住脚的薄雪,一见光就会无影无踪。点点无望的希望艰难地撑起支离的病体——现在,常规剂量的止痛药已经不能延缓我的病痛。那是一方散发着霉味儿的秘密院落,坐落在城西平房区。余祖芬是听艾文芳说起这里的,许多行里姐妹意外怀孕或者得了什么性病,都会在这里拿药,这里药价便宜,屋里昏暗无光,没人会记得你,没人会审视你。因为在没有太阳的地界里,所有都一样,都是阴沟里的蝼蚁。你可以求生,没人刁难你;你可以寻死,没人拦着你。这里是地狱,更是天堂。余祖芬闻着钻心的霉味儿,倒有种宾至如归的错觉,她开腔便要了两瓶敌敌畏农药,而隐在柜台里那张黧黑的脸迟滞了一下,cao起古怪的哑嗓:“干哈用?”“家里厨房招蟑螂了,一窝一窝的。”余祖芬张口就来。那人看出她的遮掩,一双吊梢眼如针般落在她脸上,仿佛见了血:“你印堂发黑,你是要寻死啊,老妹儿。”余祖芬噗嗤一笑:“你这老破屋黑灯瞎火的,能不印堂发黑吗?别跟我扯了,快溜拿。”那人也是一笑,一口白牙在暗中发着磷火般的蓝光:“记着,百草枯比敌敌畏强,没有解药,致死率百分之九十七。”头头是道的解说后,从柜台地下拿出两瓶幽绿的小瓶子。余祖芬翻来覆去地看,总觉得这像小孩儿玩的泡泡水,就是差点儿啥,心悬着发问:“这啥玩意儿啊?这么点儿!上面也没有字儿,拿自来水儿糊弄我呢?”那人坚持为自己的口碑辩白:“上这地方买,你还要个品牌啊?放一百个心吧,吃了包你死得利利索索的。”余祖芬将信将疑,可还是掏出钱包里所有的零钱,全都扔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我在八零追糙汉 【ftm】长批帅哥的屈辱埃艹日常 当飞升后进入无限流快穿世界 墨离水染 沉溺入渊 第一天当人家干妹妹H 我与故交打擂台 被亲弟弟内射九十九次 都怪师姐太妖娆了 戏默人生 被蛇妖X了 不努力就会成为女人的玩物?好耶! 可我只是想养只狗 帝尊祭 【剑三】卿亿(ABO/刀宗中心向) 项圈(gl,np) 美强短篇 兔子1假孕之后又假孕的无限套娃故事(不是) 缺少男人的世界 万人嫌他清醒微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