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天啦黑龙一口一个小朋友 (第1/1页)

加入书签

第一次的时候,醒来的白聆禹为自己做了一个对师长大不敬的梦而面红耳赤,并为此感到耻恼。尊长还卧病在床,自己怎么能……

可回忆起来,梦中的尊长不似平常。

原来伟岸高洁的尊长在她面前一层层的褪去她宽厚的衣袍,一簇泼墨的秀发拨躺在了单肩,脸上带着的病中疲倦,月光像是怜惜般落在了眼前这个被病疾折磨的美人身上,连她半垂的眼眸都带着微弱的莹亮,下一秒就要坠下似得。

看的白聆禹瞬间心疼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将眼前快同散了的师尊抱在自己小小怀里,或许这样能让尊长好一点,

想想小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的。

只不过下一秒她和被抱着的师长一起倒在床榻上,连同床榻都闷闷的一抖,倒下的白聆禹突然感知到怀里的动静,她的亵衣被掀开。

肚腹好像,好像……在被舔舐着。

还在花季少女的小腹因为锻炼而纤细紧致,被路经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冰凉凉的,惊得上方的弟子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几分。

伴着一方的微喘,少女花白的双腿被抬起,埋在中间的师尊如采蜜般不停的摄取着。

最后在一阵惊声中,少女到达了高潮……

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唉。

于是,醒来后的白聆禹在看望师尊的时候格外的别扭,汇报都心不在焉的,要不是后来脑子冷静了一点,差点都没有发现师尊听完她讲的话了,

要知道原来她的病情连撑着听一会都做不到,往往都是自己盯着都能睡过去。

情况的好转让白聆禹欣喜,虽然这份欣喜只维持到了当天晚上。

白聆禹已经不想回忆第二次的情景了,她被尊长以更为羞耻的姿势开张,这次她的下身长出了一根藤苗,她新生的耻毛化为上面的棘刺。

尊长的右手布满墨色的鳞片,掌心手面黑白分明。只见她慢条斯理的修理着藤苗的周围,像极了打理园林的花匠。

只是与鲜花不同的是,白聆禹被刮到的地方在瘙痒着,

她自己也不会想到,她的师尊会在接下来包裹满足了她的全部,用那个地方。

ps :最后交代一下前情,堕胎掉马花式py什么的马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 我的御灵来自华夏 大帝嫡子,开局封为禁忌 大秦之最强召唤 我是童子军 为龙之道 人在超神,只为活着! 人工希望和天然幸运 全职战神师 诸天独行者 星汉灿烂:盛世风华 凌天大帝 等闲不等闲 天道不归一 重生成桔梗,从鬼灭开始无限之旅 墟世 妖魔世界:开局成为一条狗 西游记之从洪荒开始 诸天旅游家 超神:开局得到恶魔的投资 神韵帝境